金華新聞網首頁

首頁 > 視頻 > 視新聞  正文

關注金華新聞

微信

微博

【四方a集運】香溪寶塔:晴翠當窗滿 天地有知音

2020-06-24 21:42:57

來源: 金華日報

作者: 邢少紅


  金華新聞客户端6月24日消息  記者  許健楠  孫媛媛  實習生  陳家婧/文  劉任翼/攝

  蘭溪市香溪鎮,民間稱香頭村,唐代始建村。其東南有山,不高,卻盛產無葉玉蘭,芳香無比,故名香山(現名塔山);山上有塔,宋代始建,叫香溪寶塔,又名香山寺塔。

  塔下這片土地,是“婺學開宗”範浚的家鄉。塔山山頂,一片偌大的空地上,32米高的香溪寶塔傲然挺立。爬至塔頂,登高遠眺,山風呼嘯,草木搖曳,香溪全景一覽無餘。

  這是當地人再熟悉不過的景象,香溪的地形像是一條船,這座塔就好比是船頭的那一根桅杆。多少年來,它立於“船”頭,坐看雲捲雲舒,指引江上百舸爭流,見證香溪滄桑鉅變。

  65歲的香溪鎮官塘小學退休教師章一中,對當地文史頗有研究,他説,根據史料,由於航運發達,塔下的這片土地自古車水馬龍。在明代,香溪設有巡檢司、税課局,置糧倉(東倉)、鹽倉(西倉)、馬鋪等。當時賦税佔蘭溪縣的21.4%,而蘭溪又佔金華府的80%。由此可見,香溪之盛,在當時首屈一指,堪稱蘭溪之大鎮。

  然而,當地人對於香溪寶塔,既熟悉,又陌生。這座塔留下的未解之謎,仍令後人困惑。

  古塔名片

  香溪寶塔位於蘭溪市香溪鎮塔山,又名香山寺塔,是第六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始建於宋,明萬曆(1573-1620)年間重建。塔基用青石構築,高1.12米,寬2.77米。塔身用青磚砌築,牆厚1.02米,以平磚和菱角牙子相間疊澀出檐。各層有拱券門及壁龕,券門高2.2米,寬0.82米。該塔須彌座台基,磚石樓閣式,六面七層,高約32米,塔剎已毀。

  謎團一

  香溪寶塔究竟建於何時

  去年,古塔再次修繕時,章一中曾3次攀登腳手架至塔頂,尋訪遺事佚跡。他告訴記者,香溪寶塔是香溪鎮的地標性建築,目前是當地唯一的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想要讀懂香溪的文史,古塔研究是必修課。可是,多年以來,他查閲了大量史料,一次次爬上古塔撫今追昔,總有一些謎團,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最大的謎團,是香溪寶塔的身世之謎。它始建於什麼時候?從塔身上,章一中只找到了其中一次重修的時間:1617年,明萬曆年間。

  他從萬曆《蘭溪縣誌》中有了重要發現,關於這座塔的身世,縣誌中有一句話:“香山塔院,九都,宋寶慶初建。”

  據《辭海》解釋,“塔院,是建有佛塔或風水塔的院子”,也就是説,塔院裏建了塔。

  宋寶慶共三年:1225年、1226年、1227年,距今有790餘年。他本以為,古塔身世之謎真相大白了。

  萬萬沒想到,他在《香溪範氏宗譜》中找到一首宋詩《香山塔院》,作者是範浚的四哥範滸。無獨有偶,在《蘭皋風雅》中,記錄了另一首同題詩,作者是範浚侄子範端杲。

  範浚生於1102年,去世於1150年。範滸的年紀更大些,據章一中考證,範滸1109年考中進士,去世於1146年,時間上對不上。“由此可見,範滸寫詩時間早於縣誌記載的建塔時間,可能早了數十年甚至上百年。”

  章一中猜測,這座塔始建時間,會不會是唐代?

  “絕無唐塔可能,唐塔是方形塔。六邊形磚塔,吳越國時期多有建造,流行於宋代。”浙江省博物館歷史部主任黎毓馨説。此外,據文保部門提供的古塔文字介紹,這座塔始建於宋。

  謎團二

  罕見的門額題詞裏藏着什麼

  香溪寶塔有一個特別之處:在塔身外立面,除了第一層外,奇數層均刻有門額題詞:“影摩雲漢”“擎天捧日”“宛在天際”“光射鬥牛”“聳壑昂霄”“文筆生輝”……

  為什麼有這麼獨特的設計?罕見的門額題詞裏究竟藏着什麼祕密?章一中認為,門額題詞必定有其特定含義。

  黎毓馨發現,香溪寶塔的磚構外檐是明代風格。有一種可能:原來是宋代的塔,明代重修之後改變了塔的外形。

  他認為,擁有門額題詞的宋塔比較罕見,有可能是萬曆年間重修時新加的門額題詞。

  “這些題詞,有的是讚美之詞,讚歎塔的雄壯高大;有的是表達一種美好的願望,期盼當地文風興盛。”黎毓馨推測。

  類似的門額題詞,他曾在山西應縣木塔見過。應縣木塔始建於遼代,是中國現存最高最古且唯一一座木構塔式建築,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與意大利比薩斜塔、巴黎埃菲爾鐵塔並稱“世界三大奇塔”。

  黎毓馨説,在明代,因文人官員往來其間,登塔觀景,賦詩吟誦,故在應縣木塔每層的正面懸掛匾額,多為四字,與香溪寶塔的門額題詞比較相似,也多為讚美古塔,或寄託美好願望。

  不過他表示,遼代木塔與明代磚塔,有所區別。香溪寶塔在明代重建後加了這麼多門額題詞,這種情況不多見。無論是讚美還是寄託願望,都僅僅是一種推測,不能妄下結論。它的來歷和用途,仍需進一步考證研究。

  屹立香山頂 見證文風盛

  來到蘭溪市香溪鎮,首先想到的是婺學開宗範浚,但令人遺憾的是,記者未找到香溪先生寫給家鄉古塔的詩句。幸而,考證中發現,範浚的哥哥和兩個侄子都曾賦詩塔院和古塔,供人暢想800多年前的塔院風貌。

  詩文觀塔 考學聖地

  曾任潤州通判的範滸是範浚的四哥,《香溪範氏宗譜》中記載了他的七言詩句《香山塔院》:“杖藜閒步到禪林,柳內蟬聲相應鳴。但使心隨魚鳥適,何如樂向孔顏尋。平看晴翠當窗滿,旋決潺湲繞砌深。欲奏高山流水調,百年天地幾知音。”

  《蘭皋風雅》中則記錄了範浚的侄子範端杲的同名詩《香山塔院》:“招堤登覽處,野客輿偏濃。路入千層翠,窗涵萬疊峯。溪聲來小院,雲影落長松。幸對老僧榻,焚香話苦空。”

  兩首詩呈現的是塔院即景,而真正寫到塔的則是範浚的另一個侄子範端臣。他在一首詩中寫道:“天然水泓洞,不涸亦不湧。紛披石苔靜,掩翳寒苕擁。微風不生波,金剎影時動。”這裏的“金剎”指的正是香溪寶塔。

  據章一中考證,香山塔院和香溪寶塔曾是古時讀書人的聖地。明代有個讀書人,名叫章存德,曾在香山塔院讀書,數月不曾回家。他於1445年考中進士,封為廣西道監察御史,後調為近臣,奉命巡按北直隸各府。

  無獨有偶,近200年後,章自炳也在此苦讀考學。香溪寶塔塔內的青石塔碑上有萬曆年間重建寶塔時捐款人名單。其中,9個章姓,4個童姓。名單上的章如蛟,就是章自炳的父親。

  章自炳自幼聰穎,二十來歲就考取稟生。有一年,章自炳坐船赴杭州考學,船上還在看書學習。撐船的老先生被章自炳勤奮學習的精神所打動,建議他回鄉找一安靜居所學習,並不時前來督導。

  章自炳果真回到家鄉,在香溪寶塔上苦讀,一住3年, 其間飯菜都是由家人送來。1615年,他順利考取進士,最後官至江西布政使,相當於現在的省長。老先生辭別時推掉了章家的厚禮,只要了不值多少錢的墨蘭作為酬金。1617年,章如蛟為紀念兒子苦讀之地,出資重修香溪寶塔。

  香溪文脈 源遠流長

  從所處的人文環境看,香溪寶塔可以算得上是一座文峯塔。自古以來,香溪當地曾創辦多個書院,人才輩出。香溪書院、天民書院、利故書院、香山書院、西園書院、榮東書院……香溪鎮可謂“儒學大講堂”。

  這裏走出的教育名家亦源源不斷,有範浚、徐畸、童常、童俊、章品、章永克、吳榮東、劉焜等。香溪人才輩出,有“一里兩賢人”的範浚和徐畸,38名進士中有兩“榜眼”範端臣和童梓。據不完全統計,香溪鎮的秀才多達600餘人。

  章一中介紹,明代時香溪章(童)氏出了“一門七進士”,他們忠君愛國、廉潔奉公、為民請命、鞠躬盡瘁,整個家族得到正德皇帝朱厚照的獎賞,並御筆皇匾“八婺名宗”賜於香溪章氏家族。

  《章氏家訓》作為全國章氏的古訓詞,流傳至今,是香溪章氏家族文化的精髓。2015年9月,《章氏家訓》被中紀委國家監察委遴選為十大家訓之一,並在中紀委網站首頁進行宣傳推廣。

  章一中退休後鑽研家鄉文史和家譜文化,進行文學創作,並參與口述歷史採集,於2019年4月出版《香溪古韻·文集》。“作為地道的香溪人,要勇於發出香溪的聲音,説出香溪的動人故事。”章一中覺得,出版此書歸於“責任”二字,目的為肩負起家鄉文明的傳承與發展,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

  該書從人傑地靈、古蹟詩文、傳聞逸事等角度展現香溪之美。蘭溪市作家協會副主席陳水河説:“文集指向鮮明,帶領讀者走進香溪的古代文化世界。看完,我內心激動萬分。”

  “歷史會遠去,但文化將一直流傳。香溪鎮歷史悠久,香溪寶塔是香溪人民對文化繁榮美好願景的最好見證。”再次與採訪團隊來到塔底,章一中懷揣着文集,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