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華新聞網首頁

首頁 > 新聞 > 社會  正文

關注金華新聞

微信

微博

“浙江之心,水墨金華”:美如水墨畫的金華 就在浙江心裏

2020-06-28 09:43:33

來源: 金華日報

作者: 許健楠

  金華新聞客户端6月28日消息 記者 許健楠

  説到金華,不少人第一印象就是金華火腿。其實,金華不只有火腿。

  金華,是朱元璋代言的“浙江之心”,是黃賓虹筆下的水墨畫卷。這是一座歷史古城,穿越千年風霜依然朝氣蓬勃;這是一座山水名城,守護青山綠水孕育深厚底藴;這是一座活力新城,創造新的傳奇書寫時代答卷。“浙江之心,水墨金華”這8個字,高度概括了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中國優秀旅遊城市金華的文旅內涵。

  區域之心:水通南國,氣壓江城

  浙江之心,是區域之心。古稱婺州的金華,地理位置有多優越?公元1358年,朱元璋率部攻入金華,他為金華打了一個大大的“廣告”:“浙江之心”。這一説法,名副其實。如果把浙江地圖對摺、再對摺,金華正好位於中心點。居中,是中國文化的精華,也是金華的精華,承上啓下,貫通東西;居中,是妙眼,是靈氣,是和諧,是重地。金華市文聯原主席王曉明説,金華處於浙江腹地,是一塊福地,風調雨順,百姓安居樂業。

  源於此,金華在浙江的地位舉足輕重,自古便是浙中大都。“水通南國三千里,氣壓江城十四州”,生動概括了金華的重要戰略區位和雄偉氣勢。目前,金華是國內重要的物流基地,是建設中的全國性綜合交通樞紐,是浙江省重點培育的第四大都市區、第三大城市羣。崛起的浙中,已成浙江重要增長極。


  活力之市:激情澎湃,兼收幷蓄

  浙江之心,是活力之市。滔滔婺江奔流不息,富有活力又充滿靈動,不但融匯古今,還始於足下,走向四海五洲。“三面環山夾一川,盆地錯落涵三江。”金華猶如一隻巨大的聚寶盆,在浙江中心熠熠生輝。一城的山水,見證一城的朝氣蓬勃;一城的脈動,綻放一城的生生不息。

  金華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楊守春認為,金華是浙江的“火腿芯”,更是希望之心。金華是名副其實的市場大市,是中國“一帶一路”最具活力城市。在這裏,有夢想,就有無限可能;有奮鬥,就有點石成金:東陽從無到有創造出一座“東方好萊塢”,永康從打鐵補鍋發展成為中國五金之都,義烏通過雞毛換糖培育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發市場……昨天,金華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創新創業的傳奇故事;明天,金華必將書寫出更加燦爛的時代答卷。

  活力十足的,還有金華的全域旅遊。近3年來,金華的文化產業多項指標位居全省前三,旅遊經濟位列全省第四,實現了“旅遊收入破千億,旅遊人次破億”的雙突破目標。

  活力背後,有創新創業,也有開放包容。“金華人的骨子裏,是包容的、開放的、休閒的。有朋自遠方來,總是敞開懷抱迎接八方來客。”浙江師範大學旅遊研究中心主任馬遠軍博士這樣描述金華的城市性格。

  在金華的歷史長河中,隨處可見包容的智慧:金華山儒釋道三家融為一體;呂祖謙兼採眾家,不私一説;多戲種融合產生了婺劇……王曉明説,金華是浙江的“心臟”,它能兼收幷蓄,吸收來自四面八方的養分,並沉澱在這裏,哺育一方百姓。


  山水之美:如詩如畫,宜遊宜居

  水墨金華,底藴深厚。“水墨金華寓意金華的大美風光,可寫可畫,宜遊宜居,是一幅渾然天成的山水畫。”楊守春説。

  金華山水之美,美在一顰一笑,美在風情萬種。你可以邀三五好友,嚐鮮煲、飲美酒、品貢茶、泡温泉,或在智者寺聆聽晨鐘暮鼓,或在萬佛塔登臨遠眺,或重走霞客路品味金華山川的鐘靈毓秀,讓愜意在胸中流淌,讓美好在心頭縈繞。馬遠軍認為,“水墨金華”與“詩畫浙江”渾然一體,把煙雨江南體現得淋漓盡致。

  三江六岸的璀璨燈火、古子城的千年積澱、八詠橋的如虹氣勢、萬佛塔上的撫今追昔、金華山中的鬼斧神工、古月橋下的潺潺流水,八詠樓裏的古色古香,牛頭山頂的朦朧煙雨……流連忘返的自然風光,如詩如畫的山水仙境,勾勒出一幅幅迷人的水墨畫卷。金華之美或為山奇,或為水秀,可謂各擅勝場。一城山水滋潤着一代代金華人,也賦予這座城市優雅、浪漫、文藝的城市氣質。

  “多少相思織成的煙雨江南,一江春水流過的婺州城,多少傳奇繪就的水墨金華……”金華知名音樂人陳越將一份炙熱的鄉愁,化作一曲動聽的《水墨金華》。

  一曲《水墨金華》,彷彿一幅金華水墨畫卷,徐徐展開:“落帆金華岸,停泊五百灘;穿過通濟橋,又見燕尾洲。”三江六岸撒滿了金華人的濃濃鄉愁。

  “雙溪的明月,八詠的樓;侍王府的故事啊恍若昨天;經過清波門,走到狀元坊;穿越古子城,覲見萬佛塔;蓮花的井水,酒坊的巷;天寧寺的鐘聲啊別樣的暖。”品讀含蓄深沉的古巷老街,彷彿走進了這座城市的靈魂深處。

  “尋跡智者禪,登臨芙蓉峯;進出雙龍洞,朝拜黃大仙;白沙的溪水,仙源的湖;九峯山的丹霞啊映紅天邊……”水墨金華里那些動人心魄的色彩,也勾起了無數中外遊客對金華的嚮往之情。


  人文之盛:人文薈萃,源遠流長

  金華“得江山之助”,秀美風光給歷代文人墨客以豐富的創作靈感,也因此孕育出大量的優秀文藝作品。

  “大家最熟悉的,莫過於課本中的金華。”馬遠軍説。艾青的《我愛這土地》《大堰河——我的保姆》,葉聖陶的《記金華的兩個巖洞》,駱賓王的《詠鵝》,洪汛濤的《神筆馬良》,宋濂的《送東陽馬生序》,這些膾炙人口的名篇佳作均源自金華,影響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不少人説,課本里的金華很美,很想去看看。

  “黃賓虹的畫,艾青的詩,陳望道的文,馮雪峯的論,李漁的劇,施光南的曲……”提起金華名人,楊守春如數家珍,這一個個名字,在這片土地上閃閃發光。

  建城2200多年的金華,素有“小鄒魯”之稱。“金華的文化自信,源於‘小鄒魯’深厚的歷史文化積澱。”金華市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主任吳遠龍説。憑藉“浙江之心”這一區位優勢和秀麗風光,引得李白、白居易等一大批詩人在八婺大地留下足跡或佳作;金華是宋元時期的“浙學”核心區,範浚、呂祖謙、“北山四先生”、陳亮、宋濂等歷代名人燦若星河,呂祖謙創辦的麗澤書院曾是“南宋四大書院之一”。入祠曲阜孔廟的浙江人當中,絕大多數來自金華。金華也是“書畫之鄉”,貫休、黃庭堅、李漁、黃賓虹等歷代名家徜徉於金華的山山水水,潑墨揮毫。在浦江,當地人“放下鋤頭能吟詩,提起筆來會作畫”。

  優秀的文化基因代代傳承,再創輝煌。東陽被稱為“教育之鄉”,一代代學子秉持勤奮苦讀的精神,勇攀高峯。走出了著名物理學家潘建偉等12名院士,高校校長、科研院所領導100多名,博士1100多名,教授1萬多名。達到“十百千萬”的規模,聲名遠播。

  關於這句金華文旅形象口號,馬遠軍的理解是:“金華用‘浙江之心’歡迎您,張開懷抱、敞開心扉,用真情、用真心將最好一面呈現給您,最好一面就是‘水墨金華’。”“‘浙江之心’,畫龍點睛;‘水墨金華’,一語雙關。”楊守春認為。“天造地設,‘浙江之心’;絢麗多彩,‘水墨金華’。”王曉明説。

  金華讓人充滿想象,也讓更多人留戀這片土地。這座秀美之城,如同一本待翻開的書,跨越千年向你走來,讓你不禁深深被它吸引。

  “浙江之心,水墨金華”,便是扉頁上那一句卷首語。